薛定谔的猹

Nut up or shut up!!!

黄瓜皮蛋~

距离上条的时间间隔居然还不到一年,感觉像是过了一整个冰河世纪,希望接下来能解冻自己,重新做回自由散漫的人~

Day 1

那些黑白色调压抑逼仄的梦境碎片从四面八方涌来,每一片都锋利地切割着我的睡眠!痛苦的梦境与现实,在黑暗中交相辉映!

台风边缘的魔都,云卷云舒的天空看似很平静。

What's the story, morning glory!

        三月中旬,南方湿冷的冬天过后,包裹在我周围阴魂不散的疲倦在某个夜晚过后忽然就消失了,像那些不留痕迹的梦一样,感觉存在过,隐约中又觉得是自己的臆想罢了。
        在经历了一整个每天睡得像冬眠的熊似的的冬天后,我现在每天早上在五点半左右醒来,睡意呢,随着眼皮的抬起一下子就甩进了晨曦灰朦的薄雾中,遍寻不得,整个人就像是充满了电突然亮起的手机屏幕那样精神抖擞!
         当然,我不会说我这是发情期到了,我觉得更贴切的说法应该是——我发芽了!
          当然,我也不会说我是植物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 很多人喜欢在新年的开始喝碗鸡汤来给接下来的一整年(其实效果不过三天)打鸡血。作为一个聪明人,我就不会这么做,冬天实在是太他妈的冷了!完全勤奋不起来!信誓旦旦最后变成打脸的概率太大,我从来都不是赌徒,断然是不会去冒这个险的。
        我觉得春天是一个好的开始,但是呢,南方的春天短的像夏天姑娘们的短裙。春光乍泄,就是夏天了!一个遵循时间的单向性,一个遵循因果关系!
        如果我没能准确抓住这短暂的春天去喝碗鸡汤,那么,夏天就来了。然后,夏天实在是太他妈的热了!完全勤奋不起来!信誓旦旦最后变成打脸的概率太大,我从来都不是赌徒,断然是不会去冒这个险的。
         所以,我决定挑战下早起毁一天这个碧池!